歡迎訪問江西醫學高等??茖W校!
  • 回不去的“匆匆”歲月
  • 發布人:本站   發布時間:2021-10-28   閱讀:次   字體:[ ]
  •       我們的母校就要70歲大慶即將到來,一直想為母校寫點什么。一時詞窮,不知向校友們說點什么?回想起人生已走到知天命的年齡,不禁感慨萬千。曾經一起崢嶸歲月的校友們,稍微停留一下腳步,去追憶一下回不去的“匆匆歲月”,只言片語,不成文章,僅與讀者共勉!

      “時間都去哪兒了,還沒好好感受年輕就老了……” ,王錚亮這首歌唱出多少中老年人的心聲。感覺幾十年的光陰,恍如昨天,聽著不自覺淚流滿面,那是一種怎樣的感覺?失落?孤寂?還是對時光無情的追憶和懷念….

      依稀記得,1991年9月1日的上午,我拖著姐姐特意為我準備的一個行李箱,外加幾個蛇皮袋,走進“大學”的大門。走近門口一看,校門口赫然寫著江西醫學院上饒分院和上饒衛生學校,與心目中大學的相去甚遠。走進學校,一棟好像是五六層建筑屹立在主路,要從右側小路繞進去。遠遠看到一個不大的操場,幾個年輕的小伙子在打球,許多與我一樣的學子坐在操場的石凳休息,旁邊放著大大小小的行李,她們的父母在旁不停地張羅。

    報到完畢,直奔大專樓207室,走進房間,家就在上饒附近的同學早已在收拾床鋪,我算去得晚,上鋪的早已經被搶一空,我只能選了一個最里面的下鋪安頓下來。后面才知道,我們的宿舍安排是嚴格按照學號來的,上饒市、上饒縣、廣豐縣…,以此類推,鄱余萬等分配在一樓。這樣以縣籍為單位的安排,的確可以為剛來上饒這個城市減少了許多不便,可以用家鄉話交流,不用為學上饒話而費心,但也為以后的生活增添了不少麻煩。

    隨著時間一天天過去,我們也慢慢適應學校的生活。那個時代,沒有豐富多彩的業余生活,記得周末的時候,除了兩三個志同道合的同學在信江河畔散步。我記得基本上是同寢室同學一起活動,很少與其他寢室同學一起。一天晚上熄燈閑聊,邱同學講一個同鄉在上饒師范學校讀書,有次從老家給她帶了東西來,并提議選個周末搞個聯誼活動。這個主意得到了大家一致贊同,巴不得邱同學晚上就去聯系,劉同學一夜未眠。第二天一早,劉同學就催著邱同學起床,否則去晚了這些女同學又出去逛街什么了。到午飯點時,在樓上看著他們有說有笑的回來,知道事情已經辦妥,只等安排良辰吉日。

    一個風和日麗的周六上午,我們寢室八人商議分頭準備。幾個人來到寶澤樓,每個人咬牙買了一雙十元左右的牛皮鞋,一塊五毛的領帶,并在鞋底下訂了一塊錢的鐵皮,把以前的布鞋和解放鞋放在塑料袋里。接著到上饒地區醫院旁邊的理發店,花5塊大洋燙發。第二天,秋高氣爽,我們相約在森林公園。相聚是短暫的,記憶是永遠的。只不過,除了那次聚會再也沒有下文,后面邱同學與劉同學去過幾次她們學校,但每次都是無果而終,這個小插曲一直成為我們同學聚會的談資。隨著期末考試的到來,我們那時也漸漸遺忘了。

    在學校兩年,現在能回憶的東西實在是少之又少,隨著年紀的增大愈發模糊。印象比較深的是學校的食堂,畢竟民以食為天。每天上課到三節開始,肚子就開始咕咕叫了,也真難為它了,一年到頭除了過年半個月外基本沒有多少“油水”。最討厭的是,“缺貨”的胃腸道影響到我們的神經系統,沒有能量的大腦就像沒有油的汽車,導致第三節課和第四節課心神不寧,老師講什么已經不重要了,腦子里盡是香噴噴的米飯和基本沒油的五分錢腌菜湯。有時候為了改善一下伙食,打一份紅燒肉,結果宿舍的同學一擁而上,自己只能吃點湯汁,現在想想都感覺好笑。我們班里有一個上饒縣董團鄉的特別討厭,別人是勺子,她手握的刀叉,經常叉同學們碗里的紅燒肉,所以我們給他取個外號“于一叉”。

    當然,三年的學習生活點點滴滴還有很多很多,隨著時光的流逝,生活環境的改變而漸漸消失在塵封的記憶中。最初的懷念,都是如此美好,可是經過歲月的洗禮,那種美好,時常存在心中最柔軟的地方,不曾被發現。

    近三十年的時光,一晃而過,不斷求學和工作,經歷許多事,到過許多地方,唯有對江醫上饒分院這段求學經歷記憶猶新。這段美好的“苦澀”的青春,早已成為一段回不去的匆匆歲月。這種刻骨銘心的記憶至今值得我們這一代人去追憶,大部分捐贈捐物的校友們何嘗不是對早年讀書艱辛的一種懷念和寄托,希望為江西醫學高等??茖W校做一點應有的貢獻。

    江醫上饒分院91(1)班

    楊文龍

    ?(文字:楊文龍 編輯:堯婷 責任編輯:張歆星 審核:姚國慶)


地址:江西省上饒市信州區志敏大道399號 版權所有:江西醫學高等??茖W校
ICP備案主體信息備案/許可證號:贛ICP備19010140號-1

贛公網安備 36110202000242號

江西醫學高等??茖W校 版權所有?2005 - 2016
爱爱动态